Sukiy

『Face Sri Lanka』旅行摄影集

凯凯爱人民:


今年夏天,我带着一台相机,一颗镜头,还有一支闪灯,从一个炎热的地方去了一个更炎热的地方-Sri Lanka。历时十四天,翻越高山茶园,穿梭海边列车,乐趣危险并存,旅途不平坦,只为心中极致影像。








01 海洋


茫茫无际的印度洋围绕斯里兰卡,数以万计的斯里兰卡人民赖以生存。他们在海里收获,也在海里嬉戏。但04年那场海啸,夺走30957条生命,失踪5637人,加勒这些海滨城市成为了重灾区。当我十年后,作为一个异乡人踏上这片土地,发现人民生活依旧。渔民依旧凌晨出航,日出而归,青年依旧在海滩上放松闲暇。这是斯里兰卡人,他们取之于海,与海共生,因为他们懂得敬畏自然。两次有限的出国经历,在不同的两片故土上,都共同望着这片深邃的海洋,似乎和它有缘分。若有缘,愿佑善众。





一位老人在大海的激浪中垂钓。Matara,Sri Lanka.





一位赤脚的渔夫刚捕完鱼上岸,这里的人们靠海为生。Matara,Sri Lanka.





高跷渔夫。Galle,Sri Lanka.





以海为生,也以海为乐。Galle,Sri Lanka. 





一位跳水的青年。Galle,Sri Lanka.




02 集市


在斯里兰卡到处可见的是大大小小的集市,靠海的有鱼市,靠山的有茶市,当然作为一个热带岛国,也离不开水果市场。另外,各个地方的集市还有不同的特色。比如在康提,街道上有很多古老店铺,可以买到非常正宗的纱丽。在努瓦拉埃利耶,因为这里气候寒冷,随处可见的是冲锋衣抓绒衣的出售。在尼甘布,有专门的鱼市,甚至成为游客来这里的必去景点之一。不管在世界何处,集市都离不开热闹,不过,不同集市有它专属声音,专属味道,甚至专属视觉。所以热闹也得分类。谈起印象中尼甘布鱼市,一股鱼腥味随之扑鼻而来,这里的鱼贩子穿戴很粗犷,大沿帽,金项链,没有钱的,也要用根线穿回形针装饰一下脖子。还有一位打扮像极了西部牛仔。我对这种带点另类的穿戴打扮向来很感兴趣。其实,我对热门景点并不感冒,倒是对当地的集市更有兴趣,那里够真实够风情,绝对是了解和融入当地的好地方。





 临近鱼市的港湾,停泊着清晨返航的渔船。Negombo,Sri Lanka.





渔民们已经习惯了凌晨出航,日出而归的生活。Negombo,Sri Lanka.





一家街头店铺的老板。Galle,Sri Lanka.





一位来鱼市买鱼的当地人。Negombo,Sri Lanka.





一位牛仔扮相的鱼贩。Negombo,Sri Lanka.





街头的搬运工。Kandy,Sri Lanka.





渔贩用娴熟的刀功宰杀刚捕捞上岸的活鱼。Galle,Sri Lanka.




03 生活


斯里兰卡是个宗教信仰很浓重的国度,除了佛教,这里还有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从科伦坡出发,向东再折返,一路能领略到不同宗教的风情。宗教已经成为斯里兰卡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首府科伦坡现代化程度较高,但这里没有地铁,取而代之的是火车,站台就设在海边,很多上班族每天搭乘火车上下班。相比于科伦坡的现代化,圣城康提则明显传统许多,人们的步调不急不慢,街头碰到熟人还会聊上一会天。而在努瓦拉埃利耶,这里相对不那么富裕,因为英国殖民的历史,喝红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习惯。对待生活,锡兰人精神富足,乐观向上。





 室内装修色彩丰富的早餐馆。Tissa,Sri Lanka.





清晨Kandy街头,围簇着聊天的人群。Kandy,Sri Lanka.





斯里兰卡警察。Galle,Sri Lanka.





一位骑车的老者。Tissa,Sri Lanka.





湖边树下的小贩。Tissa,Sri Lanka.





游荡在佛牙寺的泼猴。Kandy,Sri Lanka.





在海边站台等候列车的上班族。Colombo,Sri Lanka.





一个海边站台,人们搭乘海上火车上下班。Colombo,Sri Lanka.





傍晚在海堤上散步的少年们。Galle,Sri Lanka.





睡在街边角落的男子。Kandy,Sri Lanka.





游园会上售卖糖果点心的小贩。Galle,Sri Lanka.





傍晚时分,提萨湖边聊天的人们。Tissa,Sri Lanka.




04 面孔


在斯里兰卡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僧伽罗族、泰米尔族还有摩尔族,不同族群不同面孔,其中差别,对我这位异乡人来说,辨别实在太难。英文单词Face既有名词面孔的意思也有动词面对之意。在拍摄这些照片时,真正的拍摄其实只占了三分之一,打照面,“手舞足蹈”的聊天占了其中的大部分。我享受拍摄,但更享受那三分之二。年轻朝气的,年老色衰的,天真烂漫的,愁容满面的,一张张面孔,一道道皱纹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故事。





牵马的人。Nuwara Eliya,Sri Lanka.





梦想成为足球明星的少年。Nuwara Eliya,Sri Lanka.





采莲人。Tissa,Sri Lanka.





康提舞者。Galle,Sri Lanka.





年轻的渔夫。Galle,Sri Lanka.





有点害羞的渔夫。Galle,Sri Lanka.





家住贫民窟的人。Tissa,Sri Lanka.





菜场商贩。Matara,Sri Lanka.





中年渔夫。Negombo,Sri Lanka.





中年渔夫其二。Negombo,Sri Lanka.





家在佛牙寺旁的老人。Kandy,Sri Lanka.





砍柴的老人。Kandy,Sri Lanka.





村里的老妇人。Wellawaya,Sri Lanka.





卖花生的老头。Nuwara Eliya,Sri Lanka.





乡村路上偶遇的老人。Wellawaya,Sri Lanka.





场记之一。Wellawaya,Sri Lanka.




05 孩童


不管游历何方,故土或是异乡,孩童是我永恒的拍摄主题,他们似乎能还原土地最原始的模样。在斯里兰卡的那段时光,亦如此。有时拍摄显得并不那么重要,我会放下手里的相机加入他们的游戏。有时我会把相机交给他们,告诉他们快门在哪,任意他们去拍摄。取景框就那么大,好奇他们会如何框下眼中的世界。每每想起康提湖边那群吃棒冰的小朋友,那个马特勒海上佛寺的小沙弥,都会会心笑起来。同一国度,年纪相仿的孩童似乎已经注定拥有不同的人生,信仰使然,愿他们都能拥有快乐童年。





一手插口袋吃着棒冰的小孩。Kandy,Sri Lanka.





孩子合影,身后走过两位打伞的僧人。Kandy,Sri Lanka.





放学路上的学生。Matara,Sri Lanka.





海上寺庙里的小沙弥。Matara,Sri Lanka.





小沙弥肖像。Matara,Sri Lanka.





小沙弥肖像二。Matara,Sri Lanka.





在高原牧场上踢球。Nuwara Eliya,Sri Lanka.




06 交通


斯里兰卡的铁路大多是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已经有上百年历史,铁路网也十分发达,以首都科伦坡为枢纽,辐射全国。从康提出发,火车穿梭在雾气缭绕的高山茶园之中,目的地通向努瓦拉埃利耶。坐在车门敞开的火车里,你可以探出大半个身子,呼吸个痛快,买的坐票也全然浪费。而从加勒开往科伦坡的那趟火车,行驶海岸边,便是闻名远洋的海上火车。车窗外便是茫茫无际的印度洋,海风拂面,碧浪拍打着铁轨边的礁石,着满缤纷色彩的铁皮列车穿行其间。在火车上,你可以结识很多有趣的人,我有幸遇见过一位拳击运动员,他曾经参加过北京奥运会,也有幸在相隔千里两个站台上遇到同一个人。我在火车上还遇到过归乡的旅人,远行的游子和公务出差的上班族。我一直崇尚接地气的旅行,火车客车,一切当地最原始的交通工具都是我出发去另一个目的地的首选。它们经济便宜却让我体验丰足。





公车上的小伙。Nuwara Eliya,Sri Lanka.





公车上的穆斯林老人。Nuwara Eliya,Sri Lanka.





火车上的穆斯林。Nuwara Eliya,Sri Lanka.





高山火车中途的停靠站。Nuwara Eliya,Sri Lanka.





火车上的少年。Nuwara Eliya,Sri Lanka.





列车警察。Galle,Sri Lanka.





无座的乘客。Nuwara Eliya,Sri Lanka.





高山火车上的老妇人。Nuwara Eliya,Sri Lanka.





趴在车窗上发呆的人。Nuwara Eliya,Sri Lanka.





停靠在汽车站里的大巴。Nuwara Eliya,Sri Lanka.





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的老式客车。Nuwara Eliya,Sri Lanka.


                                        


-THE END-









李小伟:

跳,或者不跳是个问题;但是当主人带着食物回来的时候,不管怎么跳都不是问题 ^_^

游厮Yuss:

因预定的客人改动拍摄档期,15-18号南京 19-22号北京可再约俩位,咨询可加微信:yussyang